• 当前位置:一八书城

    小说排行榜~345685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(沈泽远季云漫)

    时间:2022-09-29 12:17:50    作者:纸老虎    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《345685》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,纸老虎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,将主角沈泽远季云漫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,《345685》故事内容干净利落,没有拖泥带水,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,《345685》今天是季云漫正式任职沈氏集团的第一...

    小说排行榜~345685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(沈泽远季云漫)

    第一章

    今天是季云漫正式任职沈氏集团的第一天。

    也是她寻找沈泽远的第五年。

    总裁办公室里,季云漫看着眼前一身意大利手工西装,正在跟身旁的特助吩咐事情的男人,心中久别重逢的喜悦,像海浪拍在礁石上,越涨越高。

    她下意识叫出他的名字:泽远……

    沈泽远动作一顿,抬眸漠然的睨了过来:你是?

    季云漫察觉到他眼中的陌生,愣了下:我是季云漫。

    沈泽远冷漠的神色未变:不认识。

    淡淡的三个字,像针扎在季云漫心上,让她僵在原地。

    他竟然不记得她了?

    心又被揪着疼了一下。

    沈泽远毫无察觉,直接把她晾在一边,继续吩咐事情。

    你再跑BK实验室一趟,让他把今年的AI实验新报告传真给我。

    季云漫僵在原地愣神,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进去。

    直到沈泽远把事情聊完了,才又注意到她的存在:你刚刚说你叫什么?

    我叫季云漫,你的新秘书,你也可以叫我……阿漫。

    阿漫这个名字还是当初沈泽远最先叫出口的,之后这么叫的也只有他一个人。

    季云漫小心翼翼的望着他的神色,企图从里面找到一分波澜。

    可那双如寒潭似的深眸,冷淡的没有一丝起伏。

    你去通知一下,下午三点召集各部门开会。

    沈泽远语调里的疏离,浇灭季云漫眼里的希翼。

    季云漫心里空落落的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  转身关上办公室门的最后一刻,她还是留恋的多看了他一眼。

    难过变成心酸,浸满了在她的心间。

    结束完一天工作后,季云漫早早就洗澡躺在床上。

    她望着摆在床头,自己跟沈泽远唯一的合照,回想起了六年前。

    当时,她亲生父母双双身死,又被亲戚抛弃,从而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,被送到了精神疗养院。

    没了家人,季云漫就只想解脱,所以她站上了天台想要结束生命。

    可就在她要跳下去时,一只温暖的手紧紧拉住了她。

    这样离开的人,会很丑的。

    这个阻止她的人,就是沈泽远。

    之后的一年里,沈泽远一直都陪着自己,他们做了很多很多的事,还约定病好之后一起去旅行。

    可这一次,沈泽远却食言了!

    他…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    季云漫整整找了他五年,更没想到再见时,他已经不记得她了……

    一夜辗转未眠。

    第二天。

    季云漫坐在工位上,折着纸玫瑰。

    这是她在疗养院养成的习惯。

    每当心情浮躁不定时,她总喜欢折很多纸玫瑰。

    当时,她还特意折了朵最大的送给沈泽远做生日礼物。

    就在她折完一朵,刚插进工位上的瓶子里时。

    头顶突然传来一道清冷低磁的嗓音:你怎么会有这个?

    季云漫呼吸一窒,抬眸就看到沈泽远站在桌前。

    不等她反应,沈泽远伸手从瓶子里拿出那朵纸玫瑰。

    第二章

    沈泽远看着上面的纹路细节,目色变得深邃:这个东西,跟我家里那个好像一模一样。

    季云漫眼前一亮,小心翼翼询问:您那朵……是别人送的吗?

    沈泽远想了想,淡淡点了个头:嗯。

    季云漫垂在两侧的手不由攥紧,紧盯着他的神色又问:那您还记得那个人是谁吗?

    沈泽远将纸玫瑰插回了瓶里,神色平淡:不记得了。

    他语气是那么随意,就好像丝毫不在乎。

    季云漫听着这话,心中希冀褪去,泛起淡淡涩意。

    她找了他整整五年,这一千八百多个日夜里,她没有哪天不想他。

    可在沈泽远的世界里,她渺小的就像尘埃,没有留下一丝印记。

    她到底该怎么做,才能让他想起从前?

    季云漫有一瞬的迷茫和无措。

    就听沈泽远淡声吩咐:泡杯咖啡,送我办公室。

    说完,他便大步离开。

    季云漫怔怔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失魂落魄的往茶水间走。

    都说茶水间,是女人的八卦地。

    季云漫等待烧水时,听到身后进来的两个女同事在交头接耳。

    网上消息你看了吗?沈总的现女友阮清欢最近斩获了最佳人气女主角,两人男才女貌,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。

    谁说不是呢?照这样下去,估计我们很快就该叫她老板娘了。

    季云漫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  他有女朋友了?

    她顿时感觉心一窒,久久没有回神。

    俗话说,没有身份的醋吃起来最酸,这话果然不假。

    将咖啡送进总裁办公室后,季云漫默不作声的准备走。

    然而就在出门的这刻,只见沈泽远的特助抱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走了进来,与她擦肩而过。

    浓郁的玫瑰香气扑鼻,熏的人浑噩。

    季云漫失神的坐在工位上,忍不住想:这玫瑰是他要送给女朋友的吗?

    这念头只一瞬,就又不敢往下猜,可胸口处的沉闷,却像泰山般压着她。

    掩下心中的煎熬,季云漫尽量镇定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。

    晚上七点。

    季云漫目送着沈泽远抱着那捧玫瑰出了公司,打了个辆车跟在他后面,一直到看着人进了凯蒂斯酒店。

    虽然已经是四月天,可深夜的街头却依旧冷的刺骨。

    她站在路灯下,寒风刮在脸上,把鼻尖都冻得通红。

    季云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,可脚步就像被钉在地上般,不让她离去。

    她甚至以为自己这一等会是整夜,却没想到没过多久,沈泽远就从里面出来。

    一个人。

   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,季云漫走上前:沈总。

    瞧见她,沈泽远下意识皱起眉:你怎么在这儿?

    我……季云漫编不出谎言。

    幸好沈泽远也不在意,他将随意拎在手里的玫瑰塞给季云漫:送你了。

    话落,便朝另一方向远走。

    季云漫怔站在原地,突然觉得冻僵的鼻子又有了知觉。

    恍惚间,她好像闻到了玫瑰的香气。

    回到家后。

    季云漫将那束二手玫瑰找个好看的花瓶插了起来。

    刚想拍张照片,却先一步看到公司群里发的八卦新闻。

    她点进去,就看到了沈泽远的名字——当红影后阮清欢与沈氏总裁沈泽远恋情大曝光!

    照片里,沈泽远正将手里的玫瑰献给阮清欢。

    他的神情,比丢给自己时,温柔了不知多少倍!

    无法言喻的酸楚在心间蔓延开来,让她眼眶又涩又热。

    就在泪水憋到眼角时,手机又是一声震动。

    季云漫垂眸看去,这一次,弹出来的是沈泽远发布的声明。

    本人与艺人阮清欢正式宣布分手!

    第三章

    季云漫反反复复确认着,声明的每一个字。

    在确定是沈泽远本人所发后,她死寂的心,在这一刻又燃起了微弱的希望。

    深夜漫漫,她第一次失了眠。

    翌日。

    季云漫在踏进公司的那一刻,就察觉到比以往要沉闷很多的气氛。

    她眼皮一跳,有些不安。

    就在回到工位刚坐下时,沈泽远的特助走了过来。

    季秘书,今晚七点沈总有场私人晚宴,沈总点名要你陪他去。

    季云漫一愣,有些不解。

    这种私人晚宴,沈泽远为什么会带她去?

    同时,她也将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:沈总为什么要带我去?

    特助摇了摇头:不清楚,我只是听命办事。

    季云漫沉默了瞬,点头后起身敲响了办公室的门。

    站定在桌前,她语气迟疑:沈总,今晚的晚宴为什么……

    没等她问完,沈泽远就抬眸打断:你不愿意?

    季云漫被他的眼神刺的喉咙一窒,干涩的摇头:没有。

    好不容易有机会多靠近他一点,她怎么舍得错过?

    闻言,沈泽远眸底的冷意稍微散了些:晚宴的礼服,我会让秦特助送给你,你出去吧。

    说完,他便低眸忙起了工作。

    季云漫只能应声好,转身离开。

    晚上七点,明珠酒店。

    奢华明亮的酒宴大厅里,名流云集。

    季云漫穿着一身玫瑰色的薄绸旗袍,站在大厅的角落里,看着人群中央,沈泽远同周围的人侃侃而谈。

    从进入这个宴会开始,沈泽远的目光就没有一刻停留在她身上。

    与其说自己是女伴,但更像个透明人。

    出神间,三个穿着华丽,佩戴着璀璨珠宝的女人朝她围了过来,目光毫不掩饰的在季云漫身上打量扫过。

    半响,为首的女人轻蔑勾唇:你就是沈总的女伴?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,还没阮清欢的一半好看。

    她身旁的同伴也帮着附和:我也本来还以为能见到阮清欢那样漂亮的女人,没想到是这种登不上台面的土包子。

    瞧你们说的,这不是阮小姐不要才便宜了这种乡下妹吗?要是阮清欢还在,哪论的到这种货色来?

    她们一口一个阮清欢,将季云漫踩在泥泞里。

    季云漫紧紧攥着手里的晚宴包,心里压抑的发慌,却又只能把苦往回咽。

    她心里很清楚,自己今天能出现在这,就和家里那束二手玫瑰一样。

    都是阮清欢不要了,沈泽远才会给她。

    讥讽了一会儿后,三个觉得无聊,才又趾高气扬的离开。

    另一边,沈泽远将刚刚的一切看在眼里,刚要过去,却被人拦住。

    远哥!

    瞧见是好友颜斯年,沈泽远俊漠的脸色稍稍收敛:你怎么来了?

    还不是我家老爷子逼我来的。说完,颜斯年突然想到了什么,对了你今天那个女伴看着有点眼熟啊!

    闻言,沈泽远一怔。

    而此时,刚刚寻过来的季云漫也听到这句话,当即脚步一顿,心也慢慢绷紧了起来。

    随后就见颜斯年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:我想起来了!她不就是六年前在南城精神疗养院陪你治疗的女孩吗?!

    关键字:

    345685小说
    一八书城猜你喜欢